09年首次接触亚洲顶级赛事红龙杯就跻身钱圈,次年再战即出现在红龙杯的决赛桌,一年之后的2012菲律宾赛,更是力压各路好手,登顶亚洲之巅。短短四年,她完成了许多职业牌手十几年也难以企及的辉煌战果。在同龄的女孩都在追电视剧看传奇故事的时候,她已经用牌技和智慧,亲笔写下了属于自己的传奇。

她就是著名美女牌手李思晓。

言归正传,下面,让大家随编者一道,走近这位美女牌手的世界。

问题:请问第一次接触德州扑克是什么时间,还记得第一次接触德州扑克时候的状况么?

思晓:当时应该是09年的时候,我从国外回来,因为离澳门很近,所以会经常过去玩。然后当时正好赶上红龙杯,我买了一张1200的外围赛门票,靠外围赛门票参加的红龙杯,没想到第一次就进了钱圈。到第二年再参赛,竟然进了FT。

李思晓

问题:那么是什么样的契机之下,让您决定要做一名职业牌手的呢?

思晓:因为当时第二次参加红龙杯,就进了Final Table。现在回想起来,觉得可能是命运的安排。

问题:作为一名职业牌手,您是否有最欣赏的牌手?如果有,欣赏他(或者她)的原因是什么呢?

思晓:比较欣赏的Daniel Negreanu和 John Juanda,Daniel是小球派打法,在牌桌上思维很全面,逻辑缜密,观察也很全面。所以比较欣赏他。

问题:请问迄今为止,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一手牌是什么?

思晓:其实并没有特定的哪一手牌让我印象非常深刻。

问题:打牌有没有什么吉祥物之类的东西?(比如押拍片、挂坠之类的)如果有,这个吉祥物的来历是否可以给大家讲述一下?

思晓:并没有特别的吉祥物。

德州扑克选手李思晓

问题:既然做了职业牌手,那么在牌桌之外,训练必不可少。广大网友都很感兴趣,作为中国德州玩家的顶尖牌手,您平时的训练大致是什么内容?有没有推荐的训练方法或者德扑教材?

思晓:我平时也没有特别独特的训练,只是会跟朋友聊聊牌。也会看一些德扑书籍,但是但是也并没有特别推荐的。市面上很多德扑的书,读起来对打牌都很有帮助的。

问题:这个问题来自网友莉莉猫和网友则卷小云,这两名位网友均为女性德扑爱好者,她们想跟你了解一下,你认为女性牌手在牌桌上有什么优势和劣势?

思晓:其实相比较男性牌手,女性牌手在体能和精力方面都有劣势,如果说有优势,我觉得女孩子打牌第六感比较强。

问题:这个问题来自网友阿飞古古,他想了解,翻牌前您除了AA,有没有什么牌是Fold 不掉的,现金局中有没有幸运牌?

思晓:幸运牌属于娱乐型玩家,职业牌手并没有幸运牌。非要说有的话,平时可能对9J,Q8这两手牌比较喜欢玩。

问题:这个问题来自大连的忠老师,问题是关于刚刚结束不久的海南TPT。忠老师发现,在海南TPT 打到最后hands up时候,感觉你好像让牌了,似乎什么牌都没打就把冠军让给新人了。请问当时手牌状况如何?是否真的因为某些原因让牌给对手了?还是真的起手牌质量很差,输给了运气?

德扑风云开机照

思晓:不可能,绝对不会有故意让牌这种事情发生。当时有效筹码只有30BB,而且Hands Up的时候运气成分也的确比较大。当时我是很想夺取这个冠军的。其实从视频里也可以看到,我当时的手牌是很差的,而且一Bluff就碰上对手有牌,最后没能夺冠其实也挺遗憾的。

问题:做一名职业牌手很是艰难,在过去的日子里想必也并不是一帆风顺,那么在您的牌手生涯之中,最艰难的一段经历是什么呢?

思晓:其实说起来最艰难的牌局还是这几天经历的,菲律宾20万豪客赛。6人桌,面对世界上最顶级的、站在金字塔尖的牌手。而且比赛还是无限买入的比赛,之前打牌那么久,这种艰难也是从未体验过的。像我平时最擅长的翻牌前,因为受到他们的压力太大,都不敢有太多的动作,感觉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,技术都有些变形。不过现在比赛结束了,我还有点儿舍不得,毕竟接触到一个行业顶尖翘楚的机会非常难得。

我们访谈的过程中,也正是思晓最忙碌的时候,菲律宾、香港、北京的换乘,折返,光听一听就能感受到作为一个职业牌手的辛苦。但采访之中,思晓却丝毫没有提及辛苦。言语之中,只有对扑克的热爱。而谈及刚刚结束的菲律宾豪客赛,编者也能感受到思晓在强强对决之后的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。把爱好当做事业,是这世上最美好的生活状态之一。比起那些顶尖牌手,牌龄和年龄都非常年轻的思晓可能还略显青涩,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,热爱扑克的思晓,会在一次次这样的对决之中,不断的提升自己。达到更高的层级。

问题:有一个来自北京杯的问题,今年北京杯,大连牌手君仔在牌桌上面对你的翻牌前All-in。弃掉了手上的AQs并亮牌给你,并跟你说弃牌的理由是‘想多看你一会儿’。作为一名受到很多粉丝瞩目的美女牌手,这样的事情之前是否发生过?这次遭遇了这样的事情,又是什么样的感觉?

思晓:其实我很少遇到牌桌上有人跟我说类似‘我想多看你一会儿’这种话,像Ceina那样比较甜美的女生可能会常遇到这种状况。像北京北上的你提到的那个牌手,我还是会表示一下感谢的。

李思晓

问题:在我采集问题的时候,采集到相当一部分甚是不堪的问题内容,联想到著名台球女将潘晓婷有关的新闻跟帖,抑或是著名演员柳岩的新闻跟帖,其中也有数量庞大的粗俗内容。在互联网时代,这些内容必然有相当一部分会被您本人看到,请问这些层出不穷的、让人有些难堪跟帖或是评论是否曾让你很生气?打牌时候是否有遭遇过其他牌手在牌桌上直接对您出言不堪的经历?通常您是如何面对的?

思晓:有遇到过,在微博或是其他的地方也有人骂我,有些很难听。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很生气,总要想反击,现在我慢慢的心态好了许多,已经看开了,因为我觉得这算是我在现在的这个位置,必须要承受的一个代价,所以慢慢的看开了许多。

思晓的这个回答,倒是让编者见识到了一位职业牌手独特的思维。像很多女星,在被问到同样的问题时候,多数会做出‘我不去理会’或者‘就当他们骂的是别人’之类的回答。然而思晓的回答,却充分体现了她的聪颖和独立:她并没有选择逃避、躲闪生活中那些令人不开心的东西,而是选择用乐观的心态和对自己的充分认识,来坦然面对。

往期精彩文章:

德州扑克教学:彩池机会—你的跟注得到适合的价钱了吗? – 爱扑克 

2019 WSOP:50华诞,50天,50个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– 爱扑克

德州扑克技巧:「四读」掌控牌局 – 爱扑克

德州扑克策略:限注德州扑克转牌圈怎么玩? – 爱扑克

留言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