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州扑克

今天笔者来分享华裔“德扑之王”老邱的经典德州扑克牌例。当你在德州扑克牌桌上被贴上了“可以随便欺负,绝不轻易出手”的标签时,如何利用这样的形象打败对手?

牌例五

时间:2008年4月
地点:拉斯维加斯百乐宫赌场
牌局:WPT冠军赛终桌,只剩我和格斯·汉森(Gus Hansen)单挑

2008年的WPT冠军赛吸引了545名牌手参加,总冠军池高达1300万美元。25000美元的高额报名费挡住了很多业余玩家,参加比赛的多数都是职业选手。这个比赛也被广泛认为是含金量最高、最难打的比赛之一,比WSOP主赛事难度还要大。

第六天的比赛要打到剩余终桌6人,因为终桌有电视转播,所以第六天被称为“电视泡沫”。到电视泡沫捅破时,我的筹码居于6个人里面的第三名,成功打进终桌,再一次迎来了追梦的机会。

进入终桌意味着至少可以确保拿到第六名的奖金26万美元,意味着德扑史上顶级赛事的电视转播,意味着扑克履历上的一次辉煌胜利。决赛前一天的4月25日休息,我的5个对手大多在这一天开派对喝酒大肆庆祝。我没有。对我来说,要干的事情还很多,时间有点不够用。25日整整一天,我把自己锁在百乐宫的旅馆房间内,上网查询每一个对手的情况,研究对策。

终桌比赛中,格斯气势如虹,接连干掉了6人终桌的4个对手。而我从终桌开牌到现在,只进过一次锅,还在转牌弃牌,其他牌一概是翻牌前扔、扔、扔!我简直是铜墙铁壁!当然,从事后的视频来看,我拿到的基本都是垃圾牌,但是,在当时的观众包括对手格斯看来,我已经在额头上贴了一个“可以随便欺负”的大标签。

德州扑克
格斯·汉森

没人喜欢被人看成好欺负,更没人喜欢在全场观众和电视镜头前展现这样的形象。相信我,我比你还不喜欢这样。可是,当所有的忍让都只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目标时,我可以两个小时不参与一手牌,我可以忍。为了目标,我可以干任何事情。退一步海阔天空,暂时退缩是为了更好的反击。我相信,能忍不仅仅是一种策略,也是一种能力。

盲注8万/16万,底注15000美元。格斯的筹码接近2300万,而我的筹码只有436万,双方是5:1的差距。

终桌第一手牌。格斯在我加注51万进锅后宣布全进,我弃掉了一手还不错的牌A♥6♥,仍然把第一锅拱手送给格斯。我还有380多万,还足够周旋,可以靠这手牌继续培养格斯的傲横之气,吸引他犯下更大的错误!

轮到格斯小盲,他平跟。这是终桌开始到现在他第一次平跟进锅。我在大盲拿到52,敲了敲桌子。

翻牌A88,我过,格斯下注16万,一个大盲。

格斯基本不可能有A,如果有A,他没有理由翻牌前不加注的。可是,我什么都没有,连格斯的诈唬都打不过。我有两个选择:此时加注,吓走他,如果他再加注,我自然可以弃牌;或者我直接弃牌,看下一手。

但是我选择了第三条路——我跟注!

我的想法是:把诈唬留到转牌上!在格斯看来,如果他像我预测的那样既没有A也没有8,我的跟注会比加注更让他害怕。所以,我这手纯诈唬的牌在转牌或者河牌发力,既不会多浪费筹码,成功率也高得多。

转牌4,我多了个卡顺听牌,但不足以产生让我足够打到河牌的价值。我按计划下注43万。

格斯弃牌了!我赢下了终桌的第一手牌!

这手牌我之所以能在翻牌漂浮(float,即缠打,指在筹码深度允许的情况下,利用位置优势,以及牌面的凶险,拿空气牌在单条或者多条街跟注最后通过下注偷下底池的高级战术),正是利用了自己一直以来建立的“可以欺负,不轻易出手”的形象。无论我这形象是有意还是无意建立的,总之它已经在那里了,它的直接推论就是我“出手必有货”。正是因为如此,我才可以拿着毫无希望的牌在转牌上冒险去跟注,在转牌时把他打跑。

往期精彩文章:

超级碗豪客赛上的一手冤家牌 – 爱扑克

先打够一万小时德扑,你也才只是刚刚开始 – 爱扑克

牌局讨论:这手AK玩得太粗暴? – 爱扑克

你到现在还认为扑克是靠运气取胜的吗? – 爱扑克

测试:你能战胜线下低级别常规局吗? – 爱扑克

留言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